在线客服
  LOFTER
  豆瓣

第十五章 超度

作者:壹線葒人 日期:2013-12-29 点击:420
一键分享

第十五章 超度


我停止了念经,看了看周围。一切又都恢复了平静,小健一边摸着被掐红了的脖子一边往火盆里投着纸钱,本来已经半夜了,屋子里格外的凉。但是经过了刚刚那一番折腾,几个人早就浑身是汗了。

我做了两个深呼吸,调整了一下气息,抬头看看周围,一片漆黑,再看看桌上放的祭品,都安安稳稳的放着。我现在需要继续先超度小桐的奶奶,然后再处理手镯的事情。

小健和小桐依照之前一样的烧着纸钱,我看着牌位,闭眼、静立、调气、确定牌位上的鬼魂还在。我把桌上的手镯拿起来,用气场直接去感知。手镯中还有点灵气,为了让小桐的婶婶不再纠缠,这个也是必须要做的。

我将手镯放在了牌位的旁边。

盘腿坐下,面对火盆,结印、持咒、口中诵念小桐奶奶的名字。在极度安静的情况下,我仿佛进入了另一个时空,和我平时练功的情况又略有不同。脑中回荡着经文,在经文声中,我的眼前出现一片亮光,经文带着我穿过那片亮光,看到了一个身影。

我知道,此时是我的魂魄进入虚幻时空的一个表现。经文的巨大加持力,将我的魂魄代入灵界的一个虚幻时空,周围是没有颜色的,只在亮光的远处远远站在一个人,虽然我看不清楚对方的样子,但是我知道对方就是小桐的奶奶。

对方远远的看着我,口中在说着什么。但是我的周围只有经文回荡的声音,没有听到她在说些什么,但奇怪的是我能明白她说的意思,她的意思是很感谢我,终于轻松了。

灵界和人间是不一样的,有的时候根本不需要语言去交流,大多数是意念上的交流。而在天上又是不一样的,交流的方式更加的多变,大多用意念和图像传输。

很多时候人们在解释和表达一个事情的时候需要用很多的语言去形容,还形容的不够到位,而使用图像和意念感应则完全不同。

这就是通灵人和非通灵人的区别,也是正常人和女巫的区别。

对方在光亮中向着我挥手,经文回绕在她的周围,看来对方要走了。在小桐奶奶要走的那一刻我看到了她的样子,脸上的笑容很开心,接着光亮消失,眼前恢复一片黑暗。

我停下口中的咒语,睁开眼睛。

“怎么样?怎么样?”小健看我不在念经了赶紧问我。

“我看到小桐奶奶了。已经走了,走的时候很开心!。”我说。

“真的吗?那太好了!”小桐听了也很高兴。

“去哪里了?上天堂了吗?”小健接着问。

我笑笑说,“可能吧。”

小桐奶奶的鬼魂在光亮中消失,因为得到了经文和我法力的超度,理论上不至于沦落到恶鬼道。而现在人说的天堂,也就是佛教中所说的“西方极乐世界”,其实并不是现在人想的那样。天上有天上的规矩,也有天上的等级划分,超出人道后进入阿修罗道和天道,但是仍然在三界内轮回,但是要比堕入鬼道强很多很多了,而天堂则是在六道以外的空间,如果不修行的人,基本上是永远不可能出去的,就算是修行的人,能超出六道的人也不多。

至于小桐的奶奶能否进入上三道,就看她自己累世的因果了,而超度仅仅是助她一程。确保她可以最起码投胎为人。

当人死后,灵魂进入隐态后,你就会明白我说的这一切了,你就会明白什么是真正的因果,什么是真正的轮回。

“希望奶奶在天上一切都好!”小桐闭上眼睛轻轻的祈祷着。

“不要再叫她了,已经走了,你再叫多了,就有可能把她喊回来!”我对小桐说。

“啊?!哦!知道了!”小桐不知道自己说的一些话,可能会给过世的灵魂造成麻烦。

“还有个怎么办啊?”小健指指桌子上的手镯。

手镯凝聚着小桐婶婶怨气,而在刚刚做法时,小桐婶婶通过凝聚在手镯内的怨气附身到小桐身上,已被我用密宗掌打散,魂体被打散后,就形成散灵,而难以聚集。到时间就会被地府收走,散灵的鬼魂无法聚集,就不会有能量,就会坠入地狱的更深层次,想再翻身为人,那是很遥远很遥远的事情了。

现在只有超度手镯中所剩的一点灵光,希望这点灵光能找到小桐婶婶被打散的魂魄本体,还能给她有一些力量。

“把牌位撤了吧,用不着了。”我对小健说。

接着我拿出一块黄布,铺在桌子上,把手镯放在黄布的中央,周围放上祭品。让小健和小桐继续烧纸钱。

现在需要呼唤出手镯内的最后一点灵光,需要用到亲人的东西。我让小桐拔下三根头发,拿起一道超生符。

左手道指,右手中指食指夹符,持咒。然后将头发和符一起点燃。

我让小健继续烧纸钱,接着把手镯递给小桐,小桐有点害怕不敢接,我安慰到:“没事的,拿着吧,有我在。”

小桐这才接过手镯,我让小桐跪在地上,双手捧着。“别紧张,等下我施法,一下就好了!”

“不会再出什么意外吧?”小桐还是有些担心。

但是我知道,这时候不会有事情了,就凭手镯中那一点点的灵力,已经不能怎么样了。其实我们完全可以不管她,但是还是最后送小桐婶婶一程吧。

“没事的!闭上眼睛。”我对小桐说。

小健时不时的往我这看,“你看什么,继续烧纸钱。”我白了他一眼。

他的眼神会增加小桐的不安,着这时候需要的是让小桐尽量的平静。

端坐在小桐对面,我需要借助亲人的力量,将积聚在手镯内多年的怨气化解掉,让这点怨气转化成一点灵光,可以和小桐婶婶的灵魂一起同归地府。

“你什么都不用想,只需要握着手镯就可以了!”我叮嘱着小桐。

小桐闭着眼睛用力的点头。

我双手握住小桐的手,小桐的手还是冰凉的,可能没有从刚刚的一幕中回过神。我闭眼,调息,调动气场,一股暖流从身体传入手掌。握着小桐的双手开始持咒,其实这个时候我做不了什么,只是给他勇气和信心。刚刚能做的已经用符和头发做了,现在就看小桐的了。

过了一会儿,小桐突然说到,“师傅,我看到婶婶了。”

“恩,看到了吧,你就跟他说让他别留下来了,快走吧,以后多你烧点东西。”我对小桐说到。

由于吸附在手镯中的怨气,经过符咒的化解,就需要找个地方释放出来。而能引出沉积在手镯中多年怨气的只有和她熟悉的亲人,因为他们有着和死者共同的记忆,这些灵魂是可以感觉到的,这些吸附的灵体就会离开吸附的东西,重新回到自己本来应该去的地方。

虽然说是让小桐什么的都不想,其实是为了让他放松,可以更快,更好的进入这个状态,我用手保护着她,如果有什么不对我马上可以感觉到。

小桐握着手镯,慢慢的就会和手镯中的一点灵体产生感觉,所以她能看到手镯灵体的本相,在意识空间中,人是可以和虚空交流的,就看你有没有方法,有没有足够的能量。

手镯中的一点灵气感知到对方的存在,就会出现和对方的意识中,小桐和婶婶的交流我不知道,所有的对话应该是在她的潜意识中完成的。

我只是静静的握着她的手,看着她脸部的变化,我知道她已经快要成功了。

慢慢的,小桐睁开了眼睛,眼睛是湿润的。

“怎么样?怎么样?”小健在一旁迫不及待的问。

“和婶婶说话了吗?”我看着小桐。

小桐点点头,“说了,婶婶说她好辛苦,过的好累,…………”

小桐说着就有点忍不住要哭了,再次看到自己过往的亲人,是如此的熟悉,如此的亲戚,就算有什么样的怨气,在那一刻也都不存在了。

所以目的就是用小桐心中那份对亲人的思念,去化解手镯中的怨气。

“后来怎么样了?”小健又插嘴的问。

“你别急啊,听她说。”我对小健说。

“后来婶婶拿出手镯,说是没什么好留念的了,要送给我。”小桐眼水依然在打转。

“那你要了?”现在一提到手镯,小健就害怕。

“是啊,我好像在做梦一样,我接过了手镯带上了。”小桐说着摸摸自己的左手。

“那是你婶婶放下怨气的表现,很好,不用担心。”我解释到。

“然后婶婶就消失了,我还在里面叫她,怎么叫都没人答应,好难过啊。”小桐说着就朝我抱过来。

在我的肩膀上哭起来,我能明白一下见到了两位共同生活过的亲人,亲眼看着他们离开,有多么的不舍,那是说不出的感觉。

我拍拍小桐的肩膀,“不哭,不哭。”

小桐的婶婶终于可以放下心中的仇恨了,虽然我不知道他们之间有着什么样的冤结,但是人与人就是这样,前世也好,今生也好,都因为有着数不清的纠葛,有着了不完的情缘,才会相聚,才会认识,才会相爱,才会相互怨恨。

小桐的婶婶放下手镯的那一刻,就放下了心中的爱和恨,只有放下了,灵魂才能回到它该去的地方,不然长久停留在不属于她的人间,会很痛苦,因为她必须吸附的物体的上面,而且是无法投胎转世,每天都会很痛苦,现在放下了,也应该走的很好了。

小桐休息了一下,恢复了平静。“刚刚不好意思啊。”小桐有点不好意思的看着我。

“没事,你婶婶走了,放心吧。”说着我指指小桐还拿在手里的手镯,“这个你带着吧,是你婶婶留给你的,里面已经不再有什么东西了,只是一个美好的回忆。”

“是个恐怖的回忆吧,这晚上会不会做噩梦啊?”小健又没脑子的开口了。

“要不,我晚上让他们来看看你?”我对小健说。

“大哥,你绕了我吧,当我没说。”小健捂着嘴巴。

小桐带上了手镯,还是蛮好看的。一切就这么结束了,我们抓紧收拾收拾屋子,把一切恢复到原来的样子。

“师傅,那这个房子还能住嘛?”小桐对房子还是不放心。

“这房子的风水格局是非常不好的,这点是无法改变的,里面的凶煞已经帮你解决,但是房子本身的风水问题是长年累积的煞气磁场,不是光靠什么风水物品就能够解决的。最好还是搬家吧。”我对小桐说。

“恩,回来跟我妈商量一下。”

很多人不懂,以为靠一个什么风水物品就能改变风水,就能如何如何,那些都是骗子的吹嘘,风水物品只是在一定的程度上给予帮助,帮助的力量是有限的,而房子本身的风水格局才是最重要的。

像小桐家的房子之所以是凶宅那是因为里面有灵界作怪,没有了灵界的入侵,自然会好很多,但是本身的风水弊端单靠调理还是不能完全驱除,就像一头家里养的猪你怎么训练它也不可能让它成为树林里的野猪一样,因为本质上不同。

而大多数的家宅都会遇到灵界骚扰的情况。

简单的收拾好,已经是凌晨4点多了。

我们该回去了,而小桐一个人也不敢留在里面。我和小健就先送小桐去她亲戚家。而我和小健则各自回家。

小健走时说:“过两天我们去寺庙吧,上香酬神。”

真没想到这小子经过这个事情,有所改变啊,以前从来不会主动说去烧香的。

我当然是欣然同意了,小桐在一边也说“好好好!”

那大家就约定周末的上午一起去寺庙烧香。现在就需要各自回家休息,紧张的时候不觉得累,一放松下来,人就很累了。

回到家,回到熟悉的地方,总算能好好的休息一下了。先洗了个澡,打坐,念经,每天的功课必须完成。

经文念到一半,就开始发困了。念完经什么都没想,躺下就睡。

梦中,一片光亮,修行的加持力无处不在…………

上一条:浅论新生儿破腹产选八字

下一条:第十四章 阴魂缠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