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LOFTER
  豆瓣

第十一章 头七(中)

作者:壹線葒人 日期:2013-12-29 点击:361
一键分享

第十一章 头七(中)


小健吓的一屁股跳起来。我借着微弱的光,仔细的看着这张床。

在如此凶的位置上睡这么久,不出事才怪。“小桐,你奶奶哪年出生”我转过头问小桐,我需要用小桐奶奶的出生年份,和床的坐向,来计算一下凶险的程度。

掐指算了一下,“确实问题很大,但是好像不至于死吧。”我口中小声的自言自语道。

“怎么了,师傅?”小桐好像听到了我说的话。

“没什么。”我随便回了一句。

以这张床的方位,和小桐奶奶的年命,结合飞星,凶是有,但不至于如此大凶,情况到底出在哪里,我陷入了沉思。当我不说话的时候,房间里格外的安静,小健和小桐也不敢出声,生怕惊动了什么东西,房间里似乎都能听到呼吸的声音。

如果说床的位置不至于造成如此大凶,那就是一定有什么原因造成,还有我一直在找的风铃在哪里。只要找到这个应该就能解开谜团。

我手持罗盘,借着微弱的光,朝着罗盘中显示的第二个凶位看过去,这个位置在房间的角落,和床刚好是对角。由于在房间的里面,加上没有灯光,很难看清楚里面什么情况,从远处只能隐约看到两个大箱子,连箱子的外观也看不清楚。

我朝箱子小步的走过去,让小健打开手机上的手电筒在后面给我照一下。灯光扫过来,终于看清楚了,两个箱子很大,一个红色,一个暗红,都是那种老式的木头箱子。

“对那个地方照。”我用手指这箱子旁边。

“去看看那什么!”我发现箱子旁边有个东西,让小健过去。

“又是我?”

“快去,别啰嗦!”我推了小健一把。小桐跑到了我的旁边站着看。

小健悄悄的走了两步,房间不是很大,跨几步就到了。小健站在箱子边,半闭着眼睛,把头扭过去不敢看,慢慢的弯下腰,用手迅速的抓起那东西就往回跑。拿回来一看,“风铃”看着我惊讶的冒出一句。

“怎么会是风铃。这风铃在地上也能响,真是怪了!”小健摸着头,心里一阵阵发毛。

“是啊,这…………这是怎么回事?”小桐在一旁也非常诧异。

在这一刻,房间里陷入了一个诡异的气氛当中。大家都在思考这个风铃为什么会响。第一房间没窗户没有风,第二,就算有风也不可能响,因为没有悬挂起来,风铃在地上怎么会响呢。

如果我们之前听到的真的是风铃的声音话,就只有一种可能————就是有人拿着风铃在摇。

小健拿在手上轻轻摇了一下,和我们开始在门外听到的声音是一样的。小健的表情很恐惧的看着我,我知道他想说什么,他想说的是,“真的是风铃声,这风铃怎么响的。”

他的想法也是我们的疑惑,我接过小健手中的风铃,看了看,已经很旧了。照这这种情况下推断,已经能确定这不是意外,而是这个房间确实存在灵异的东西。

那每次我们来时,风铃都响,这个是要干什么呢?只有两种可能:第一,是想吓唬我们,让我们知难而退。而另一种可能就是想告诉我们,它在那里,让我们去找它。

我排除掉第一种可能,那每次风铃响起来其实就是在发出一种暗示和信号,是想告诉我们它在那里,让我们去找它?

不对!我马上又推翻了我的推断。如果是希望我们去找它,那为什么在我们开门的时候,又进行干扰,不让我们进去。到底是什么原因…………

看来问题出在这个凶位上。

“据我推断,所有的问题,应该就在这里!”我指着墙角凶位上的两个大箱子对他们俩说。“箱子里装的什么?”我转头问小桐。

“不知道,我从来没看过。!”小桐这心就一直悬着没放下过。

“过去看看!”小健看出了我下一步的想法。

我放下手中的风铃,托着罗盘,朝箱子走过去。客厅的灯光是从门口射进来的,箱子在角落里,刚好我们走过去灯光在我们的背后,所以我们是背着光的。

走到箱子旁,我让小健拿着手机对着上面照。我想要看清楚到底是个什么样子。我借着手机的亮光,先把放在箱子上的一些杂物拿开。慢慢的蹲下来,仔细的看着箱子,没有什么特别,暗红色的花纹,上面有一些花的图案,好像还有点像那种仿红木的。

再用手去摸摸,上面很多的灰尘。我用手试图提一提箱子,想看看有多重。提了一下,有点吃力,看来想要一个人搬出来不太容易。

“这边照一下。”我对小健说,想看看有没有锁之类的。

我看了下上面的大箱子是没有上锁的。我放下手中的罗盘,让小健给我照着光,我要打开箱子看看里面有什么。小桐看我要打开箱子了,又缩到一旁。

慢慢的打开箱子,一股淡淡的霉味迎面而来。借着光,看到里面塞满的全是衣服。应该是小桐奶奶穿过的衣服。怪不得有些沉,整箱子都是。

我随手在衣服里翻了翻,除了衣服就是裤子,没什么特别。难道这个地方没问题?

我又把视线移到了下面一个箱子上。要想打开这个箱子需要抬下上面的。我让小桐给我们拿着手机,我跟小健一起把箱子抬了下来。

下面的箱子露出来了。大小和上面的差不多,材质和色泽上也比较相近。我用手推了一下,不是很重。看来这个里面没有放太多的东西。

小健在一旁瞪着眼睛看着。“刚刚那箱子老沉了,下面这个这么轻是不是空的啊?”

“那打开看看就知道了。”

我找到箱子的开口处,发现这个箱子被上锁了。“锁了!小桐,有钥匙吗?”

“这个钥匙我没有啊,我想想啊。”小桐抓抓下巴说。“这都是我奶奶放的,钥匙应该放的不远,不是在床旁边,就应该在旁边的书橱里。”

我给小健使了个眼色。小健指着自己说,“又是我?”

小健先来到床边,伸手在床上摸,边摸边痛苦着,表情别提多难看了。

“枕头下面,摸摸看。”我对小健说。

“都摸了,没有啊!”

“那书橱,去看看。”我指着书橱。

小健走过去,打开第一个抽屉,“快,手机照一下,看这个是不是。”

我们凑上去,里面是个红绳,红绳的一头连着一把钥匙。“可能是,我们试试。”我把红绳拿在手里。

这个钥匙不大,应该是这个锁的。我把钥匙插进去,轻轻转动,锁开了。

小健和小桐好奇的赶快把头凑上来,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

“空的?”小健说道。

“白痴啊。那是什么?”小桐指着里面。

借着手机的光照过去,发现整个大箱子,里面就放了一个小盒子。我把盒子从箱子里拿出来,盒子不是很大,看上去像一个首饰盒。难道是小桐奶奶放首饰的?带着疑问打开盒子,里面放着一对耳环,两个戒指,还有一对手镯。

“这是你奶奶的吗?”我指着里面的东西问小桐。

小桐好像也没见过这些东西,拿在手里左看右看。“没见我奶奶带过啊。”

“这手镯挺特别的!”小健拿起手镯,比划比划。“小桐,手机照下,这看着挺贵重的,貌似这还发现了古董啊。”小健对这手镯发生了兴趣。

我借着光透过去看,手镯确实很漂亮,是玉的,很通透,看着应该是上了些年份。

“是你奶奶带的吗?”小健一边对着光看,一边问小桐。

“看着有点眼熟,我想想。”小桐看着手镯。

“没准,这是你奶奶留给你的嫁妆。哈哈”小健拿小桐逗乐。

“想起来了!这手镯是我婶婶的!我见她一张照片上带过。”小桐突然叫起来。

“哪个婶婶啊?没听你说过啊。”小健一边说话一边观赏着这块美玉。

“就是我去世的二叔他老婆,在我二叔先死的…………”

小桐话还没说完,小健就吓的手一抖。要不是我快速伸手接住,那玉就碎了。

“这么邪门?哎呀我的妈呀!”小健把手在身上使劲的擦。

****************************************************

我把玉拿在手里,仔细的看,突然感觉到手臂一阵发麻。“这玉有问题!”我忍不住的脱口而出。

小健和小桐一听到我这话,又呆住了,心想这玉怎么又有问题了?

如果说这个玉是小桐去世的婶婶带过的话,那就是她的遗物。而且据小桐一开始的讲述,这个凶宅里面,最先出事的是小桐二叔的老婆,也就是小桐的婶婶。接着是小桐的二叔。然后到小桐的父母,再到小桐的奶奶。而且我们现在站的这个房子,以前小桐的婶婶也住过。

我马上有了新的想法和推断:在我们之前一直认为是小桐的奶奶阴魂不散,从小桐的奶奶死时的描述来看,也确实是死的离奇,而且有很大的问题。但是我们一直没有仔细的去考虑小桐奶奶的死因,而是一直认为小桐家的问题,和小桐妈妈的意外是小桐奶奶死之后造成的凶煞和影响。

如果说我们来的时候,房间里的人,还有医院里附在小桐身上的人不是小桐的奶奶,而是小桐的婶婶的话,那就是说,存在这个房间里的阴魂不是一个,而是两个!

我需要马上证实我的想法。如果能够证实我的想法,那一切谜团就比较容易解开了。

“我们现在需要看看这对手镯是否有灵体附在上面,马上证实我的推断。”我对他们俩说。

“那现在怎么办?”小桐问我。

“拿着东西,去客厅,这里太暗,看不清楚。”

小桐抱着首饰盒,我拿着罗盘,我们一行人退出了这个房间来到客厅。客厅的灯是好的,看起来也清楚的多,我现在马上需要起局,让小健协助我。

首先拿出一张红布,铺在桌子上。在红布上放上一个小香炉,旁边放上两支蜡烛,在香炉的后面拿出一只铁腕放上,让小桐给我取来两支筷子搭在碗上。然后我把一支手镯放在两支筷子搭起来的“小桥”上。

从包中取出一道符,再拿出三清铃。现在我需要用道门的简易招魂法事,招出这块玉中的阴魂,如果这块玉,与我分析的一样,里面藏着小桐婶婶的阴魂,就会在法术的召唤下,出现状况。那我的推断就是正确的。

首先点燃蜡烛。拿出三支香,点燃插在香炉里。左手道指,右手剑指,开始持咒。将符在蜡烛上点燃,当符烧尽时,右手摇铃,口中继续持咒。此时因为有符的指引,周围的阴灵都可以感应到我的召唤,慢慢跟着铃声聚集过来。所以必须要快。

如果在摇动5分钟之后,仍然没有反应,我就必须要停止,不然可能会招来别的孤魂野鬼,好在不是晚上,白天要好很多。不然这边一摇,马上就会有东西过来。

小健和小桐在一旁紧张的看着,我微闭着眼睛,边念咒语,边摇铃。在摇了将近3分钟的时候,铁腕中的水发生了变化。

本来玉架在碗上是不可能自己动的,我在碗中盛了七分满的水。只要玉中有藏有阴魂,在我的法术召唤下,就会出现磁场波动,这种磁场波动人是看不见的。而碗中静止的水是可以感应到的。

平静的水,会在碗中出现水波纹。没有任何外力的情况下,如果出现水波震动。那么这块玉中就有阴魂存在。

果然如我所料,玉镯在法术的召唤下,开始出现磁场波动现象。

“水真的在动哎。”小健一旁小声的说。我离开停止了摇铃。

小桐有些不解的问,“这是怎么回事?”

“这个玉镯是你婶婶生前带的吧?”我看着小桐问道。

“是的呢,听我二叔说,婶婶生前就爱漂亮,这对玉镯非常的喜欢,至于结婚后为什么突然死了,二叔从没有对任何人提起过。后来二叔也意外去世,婶婶的死因就成了一个迷。记得二叔发生意外之前,还拿出这些首饰看呢,说是他老婆留给他最后的纪念。”

我听了小桐的话接着说到,“如果推断没有错的话,你婶婶的死也有很大的蹊跷,至于什么原因现在已经没有办法追究了,因为你二叔也去世了,成为了一个永远的秘密。

但是可以确定的是,你婶婶死的很冤,所以怨气很重。过世的人就会不愿意离开,鬼魂带着怨恨,化成阴魂附着在生前停留的地方,或者生前喜欢的东西上。而这个玉镯就是你婶婶生前的最爱,而玉本身就有着灵气。所以更容易吸收和附着这些怨气很深的阴魂。”

“这么恐怖?你不是在讲故事吧,我的大师。”小健听着又开始哆嗦了。“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啊?这一个没解决,又来一个!”

“是啊,那现在这玉到底有没有问题啊?”小桐还傻傻的问玉。

我严肃的对小健和小桐说:“现在就不是玉的问题了,现在这个房子里,有两个怨气极重的阴魂。如果你的奶奶是你婶婶害死的话,今天是你奶奶的头七,晚上你奶奶回来的时候,你婶婶也一定会来。想要解决的话,就在这个‘头七之夜’。”

敬请期待 第十二章 头七(下)

上一条:第十二章 头七(下)

下一条:第十章 头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