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LOFTER
  豆瓣

第十章 头七(上)

作者:壹線葒人 日期:2013-12-29 点击:321
一键分享

第十章 头七(上)


 

回到家已经是寅时,随便吃了点东西,洗了个澡,倒到床上就睡着了。

梦中来到一个很空旷的地方,四周没有人,我努力的分辨这周围的景物,想找出是现实中的什么地方,但是非常的陌生。周围的色调也都是灰暗的。我的梦中清晰的意识到,我的魂魄已经离体,这是走在三恶道的地域。

我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可能和我刚刚做法有关。难道是那个老婆婆还不肯放过我?我明明都已经手下留情了。既然在梦中无法挣脱,那就看看这梦怎么个玩下去。

梦中走着走着,出现了熟悉的面孔和人,说要带我去个地方,越走越远,我问他去哪里,对方也不回答,只是说“快跟我走吧,到了就知道”。我一直没有好好的看清楚对方的脸,我一直跟在对方的背后。

周围的景色越走越暗,那是说明我的地府的地域上越走越远。一个清晰的意识告诉我不能继续走了。于是我在梦中停住,对方看我不走了,突然转过头,是一张极其恐怖,双目流血的女人。梦中吓的我斗大的汗珠直流,对方就要拉着我的手的时候,我口中急念大悲神咒,我念的很快,很紧张。一边念一边躲避对方的鬼手,突然天空放晴,对方消失了。

一睁眼都已经是晚上6点多了,我睡了12个小时。擦擦额头上的汗。清楚的记得刚刚梦中的景象。

人在睡梦中,因为后天意识进入了休眠状态,而身体中的三魂七魄开始活跃,他们有时会脱离身体,去一些本人潜意识里想去的地方,或者去帮本人完成一些未完成的心愿,以得到精神上的满足,这就是所说的“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当然也可能是在后天意识微弱的情况下被其他灵体入侵。或者魂魄被带到了其他空间领域,就会形成奇怪的梦。

看来昨天的事情并没有完结,对方可能有很多的冤屈,梦中对我进行滋扰,还好有诸位神佛的庇佑,虚惊一场。

看看手机,还好打了静音,五个未接电话,三条短信。暂时不管他。起床洗漱后,照常做功课念经。念完功课,打开电脑,放下练功音乐,开始进入通灵修行的功态中。只有在这个空间里,我才觉得人生是如此的美妙。你会进入另外一个世界,摆脱尘世间的纷纷扰扰,忘记有人身的存在,和宇宙完全融合在一起。

宇宙的空间的多层次的,在这个宇宙空间中生存着很多的生灵,而我们“人”仅仅是众多生灵中的一位。等随着修行的功力不断加强,你就可以和这些多层次的生灵进行交流。可以获得他们的帮助,并拥有强大的神通。

收功后,随便弄了点饭,饿了一天,吃起来特别的香。脑子里还在想着今天凌晨发生在医院的事情,如不是发现及时,恐怕小桐的妈妈是回天乏术。

吃完饭拨通了小健的电话。“起来了没?”

“老大,还起来,我压根就没睡!”小健哀怨的叫着。

“这大半夜回来你不睡觉?你超人啊?”

“我也想睡啊,这一躺下就噩梦,一躺下就噩梦,这睡着了比不睡着还要累。”

“都做了啥内容,我给你解梦。”我好奇小健会做什么梦。

“乱七八糟的,好多人追我,要杀我,我拼命的跑,根本就没停过,又醒不来,难受的要死,在梦里我被人杀了,那血直喷啊,是‘喷’,不是‘流’。”小健强调了一下口吻。“那场面,跟真的似的,要不是你打电话,我真以为我死了。你看我这汗。”

“我哪里看的到!”

“你不是能接人家气场吗,你接我的看看,我这心跳的超快了现在。”小健激动的不行。

“那明天还去不?不行咋就打个花,不去管了!”我故意说到。

“那哪成!咋做事要有始有终,不然小桐会怎么看我们,再说了,这送佛送到西,好事做到底啊。”小健坚定的说。

“看不出来你这小子,还有这心。那明天咋早点去,明天小桐奶奶头七。”

“什么?头……什么?头……七!”小健这几次被吓的不轻,这小魂还没拉回来,听到这两个字,又哆嗦了。

“就这样了。你睡好,多吃几碗饭。明个见!”说着就挂断了电话。

*************************************************

早晨的阳光是多么的好,见到这样的阳光人的心情都要开心很多。辰时起床,上香,礼神,今天要格外的做点仪式,平日只是上完香合十礼拜下即可。今天上香后,拿出拜垫跪下、叩拜、双手合十、持咒、慢慢把双手举过头顶、头微微低下,闭上眼睛,此时我需要承接菩萨给我的气场加持,也就是俗称的“接气”。

双手举了五分多钟,慢慢有一股气流,准确的说是一股气团在双手之间来回拉扯。我再慢慢将双手放于胸前合十。祈祷得到菩萨的慈悲加持。

收拾好准备的东西,装在包里出门去与小健、小桐汇合。见到小健后,我们要去医院找小桐。来到医院大概是早上的九点多,白天的医院比晚上要有生气的多,人流窜动。

昨天晚上坐电梯的时候还是空空荡荡,现在这个时间坐电梯别说挑位置了,有个位置给你站个脚就不错了。电梯上了8楼,来到病房前看到小桐在房间里吃早点,想必也刚起来没多久,经过昨天这一夜的折腾,人好像也瘦了。

走进病房先和小桐的妈妈打个招呼,小桐的妈妈看起来精神还不错,已经能靠在床上吃点粥了,恢复的还行。她哪里知道就在不久前的晚上,她在鬼门关走了一趟。

等小桐吃完早点,我们道别后,直奔小桐的家。

再次来到这个风水极差的地方,穿过一个隧道上了马路,左拐右拐的进入了小区,来到了小桐家的单元楼下。

“拿罗盘出来看看。”我正要进去,小健就对着我说。

“不用看了,上次都看过了。”我说。

“那要不起个卦什么的,再看看房子里啥情况?”小健又说道。

“不用,上次来是搞不清楚情况,现在情况都清楚了,就是冲着目标来的,怕什么!”

我对小桐说,“那个房间的钥匙带了吧?”

“恩!带了!”

“走!跟着我进!”

因为有了上次的经验,而且在上次离开的时候,我已经用三灵光阵法封住了门里的煞气,以我的经验判断,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只要在晚上之前解决掉,就没有问题,我断定现在进去,而且正是早上10点,阳光高照,问题不会有多麻烦。事后才发现我想的过于简单了。

我的设想和假设是:如果房子的煞气是小桐的奶奶造成,那在昨天的凌晨已经被我打伤,够不成威胁,而且小桐的奶奶如果要回来的话,也是晚上,白天不会有问题。如果不是小桐的奶奶,仅仅是房子风水上的问题,我已经用阵法提前封住,今天只需要打开门,进去清理磁场,即可。完全不会有其他的问题。

所以我没有多想,让小健和小桐不用担心,跟着我进来就行了。

但是上次的经历小健和小桐历历在目,而且昨天凌晨的恐怖阴影还没完全散去,他们两个在后面走的格外小心。

这次我们没有像上次那样先去听动静,而是直接让小桐拿出钥匙开门。

门打开了,依然是一股异样的气味弥漫开来。我首先跨进去,小健和小桐紧紧跟在我身后也进来了,小桐随手关上门。

我轻轻的挪动了两步,并没有继续往里面走,这种气味让我不舒服,我仔细的观察着小桐的家,格局还是那样,我需要看的是和上次走的时候有没有不一样。

自从上次走后,就再没有人来过,按照道理说,东西都不会有任何的变化。

现在是早上的10点,但是房间的没有一点暖意,阴森森的。我朝右手边看看卫生间,没有什么异样,我再看看小桐的房间,也和之前没有变化。我慢慢挪动着步子,朝客厅走去,小健和小桐看我这个样子,也不敢说话,紧紧的跟在身后。

因为房间只有两个窗户,采光不是很好,客厅是比较昏暗的,小健伸手要去开灯,我叫住他,让他不要开灯,以免惊扰到一些东西。

走到客厅我第一个要看的就是我走之前在房间坤位的门口所布的阵怎么样了。我站在客厅没有动,小健和小桐也站在后面没有动,他们是在等着我的指示。我看看地上的酒杯,位置还是我之前摆放的乾、坤、震、三个位置,但是不同的是我发现放在坤位的酒杯已经倒了,里面早就已经没有酒了,而其他两个放在原地没有动过,我再看看当时在地上烧化的符纸的灰烬,已经不在当时的位置。

难道是风吹的?不可能,这个房子客厅是没有窗户的,就算有风,也不可能把酒杯吹倒。那为什么我之前摆放的东西都已经不在位置上了。难道有人来过?

“我们走了之后,你回来过吗?”我转头小声的问小桐。

“没有啊,我哪里敢回来!”小桐回答我。

“怎么了?有人来过?不会是…………”小健那表情我已经很熟悉了,不用说,又是一脸恐惧。

“东西有挪动,阵法被破,应该有人来过。”我转头说到。

“这哪里有人,分明是鬼啊!”小健小声叫起来,把一旁的小桐也吓着了。

看来事情没有我想象中那么简单。这个一直没被打开的房间,可能已经有人进去过了。现在需要马上进去看看是怎么回事。为了保证绝对的安全,我拿出事先准备好的阴阳水,起剑指,持咒,在水中画符,写完后,我把杯子递给小桐,“你和小健一人喝一点。”

小桐接过水杯,喝了一半,又给小健,小健一口就把喝完了,喝完了还把杯子倒一倒,生怕少喝了一滴。

“我上次给你佛珠呢?”我问小桐。

“带着呢!”小桐摇摇手给我看。

“那就行。咋们准备开门进去。”

小桐小心翼翼的走到门口,我和小健则站在她的左右两侧,小桐慢慢把钥匙插进锁孔,慢慢的转动钥匙。“打……打不开!”小桐突然来了一句。

“不会吧!我来试试!”小健一把接过钥匙。

先是对着钥匙看看,“钥匙没拿错吧。”

“就这一把,怎么会错!”小桐很肯定。

小健把钥匙插进去,转动钥匙,好像有一股力量在和小健拉扯,怎么也转不起来。“怪了,这门咋开不开。”

“别说话,听!”我对小健说。

“叮……叮……叮……”房间里又传来了风铃声。

“是……是……是……风……铃……!”小健声音开始颤抖了。

“不理他,你赶快把门打开,再试试。”我有点急,现在要马上进去。时间不能拖的太久,小桐在后面紧紧挨着我,眼睛盯着锁看,好像马上就要打开了,里面会突然出来个什么东西似得,看一下,又闭一下眼睛,不敢一直盯着看。

小健再一次转动钥匙,还是转不动。

“怎么还打不开?我来!”我伸手准备接钥匙。

小健在这个时候来了一句,“不是打不开,钥匙能动,是感觉好像里面有个人抓着里面的把手,我一拧他就往回拽,这房间里……有……有……人!”

小健说完,小桐把我收抓的更紧了,都有点疼了。现在要马上开门进去才行。

我接过钥匙,用力去开,确实是和小健说的一样,不是说钥匙卡住了打不开,而是真的像里面有个人一直抓着门把手不让你开。

我放开钥匙,调息,导气,双手结印,持咒,朝着门就一掌。大喊一声“开”!

“小健,开门”我站在旁边双手继续结印,没有手去开门。

“哦……哦”小健转动钥匙。门,“吱…………”的开了。

身后的小桐,紧紧的抓着我手臂,闭着眼睛不敢看。我一眼扫过去,没人!里面没有窗户,昏暗的不行。根本看不清楚东西。

“没人啊。”小健来了一句,接着伸手去摸开关,开了两下没打开。

“这门打不开,灯也打不开啊?”小健发牢骚道。

“可能这灯坏了,太久没人住,本来奶奶在家点灯也不多。”小桐在一旁小声的回答。

我走进这个不大的房间,仔细打量着每一个细微的角落。房间不是很大,十来个平方。里面的东西也非常的少,只有一张床,一个大一点的老式的书橱,在房间的角落里,堆着一些杂物,还有两个很大的箱子。

我仔细的观察,没有发现什么异样,我在找那个每次都响的风铃在哪里,“你们看看风铃在哪?”我对他们俩说道。

由于房间过于昏暗,看起来十分的费力,我让小健打开了客厅的灯,借着客厅射出来的灯光,才勉强能够看清楚。房间的墙壁上已经斑斑点点,还有些许上霉的迹象。这个房间湿气太重,正常人住久了都会出问题,何况是老人家。

我接着拿出罗盘,罗盘显示房子所处的位置是一个风水上的煞口,整个房间都无有利的地方,像这种房子是根本不能住人的,而最凶的位置有两个,一个就是房间进门左手边床的位置,一个就是床对角那边墙壁的角落,那地方现在放着两个大箱子。

小健有点累,坐在床上想休息一下。

我对着小健说,“你现在坐的地方,就是小桐奶奶死的位置。”

敬请期待 第十一章 头七(中)

上一条:第十一章 头七(中)

下一条:第九章 惊魂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