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LOFTER
  豆瓣

第五章 凶宅

作者:壹線葒人 日期:2013-12-29 点击:746
一键分享

第五章 凶宅

休息了几天,才慢慢恢复过来,对于经脉完全不通的人来说,强行用自身气场带动运行,那是相当的耗费自身功力的。如果有修持同样功法的人,那则可以互相疗伤。如若不是同样修功的人,一般都不会轻易出手相助,因为耗费的几十分钟,可能需要几个月甚至几年的功力才能弥补过来。

道门的功法以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为修持阶段,而周天仅仅是在第一个阶段上走,大部分的人也只能在第一个阶段上走,很难突破到炼气化神的阶段。我以承接宇宙能量加持的通灵功法来补足先前损伤的元气,自然是事半功倍。

辰时起床,先上香,礼神,静坐,念经早课。这已经是我多年的习惯。很多人都念经但是基本无用,为什么说无用,口念而心未念,心念而意未念。只有心、意皆通,方能与经文中的神秘力量接通。

大悲咒刚刚张口,哈欠连天,掌心暖流炙热,我明白这是接通了菩萨的气场。

早课结束,随便弄点早点吃吃,马上要处理这几天积压下来客户的case。看看记录本,有3个新生儿取名,1个结婚择日,还有2个合婚,还有三个风水预约,未说明具体事项预约8个。一个一个来呗。

这个有意思,父母亲八字都不好,生个孩子八字还挺不错的,看来这家就因为这个孩子的出生要开始转运了,给他起个好名字助他一臂之力吧。

电话响了,一般这个时间来电话准没好事。看名字“小贱”。

“喂,说吧,啥事啊,正忙着呢。”

“你哪天不忙?比国家元首还忙。怎么看完我朋友风水就又没影了。”小健又扯着嗓子在电话那边叫。

“你朋友风水有问题?”

“没有,这不是要请你吃饭吗?”

“谁请?你朋友?没空。挂了!”

“喂!喂!喂!别!我请!”这声音都刺耳。

“你请我吃饭准没好事。不吃!前些日子,忙个事情损耗不少,要休息。”

“你那九阳神功一动,不马上恢复的精神抖擞,别说了,晚上7点,香雨晴饭店不见不散”嘟……嘟……。还没等我来得急张口,电话就挂了。真悲剧!

这饭店的菜还可以,主要口味适中,但是价格不便宜,这小子啥时候那么豪气,请我吃这玩意,平时不是炒饭,就是米线。走到饭店的玻璃窗,一眼就看到那小子。

耶…………?不对。对面还坐着一个。是个女的,看身影貌似有点熟悉。难道这小子谈恋爱了请我吃饭?一想不对!如果谈恋爱了,就不会坐面对面。在追求中?不想了,进去再说。

“这边!…………这边!”一进门就看到他那无素质的表现,站起来,手不停的挥。不过今天有女孩在场,收敛多了,换平时,早就扯开嗓子叫了,那口水还不喷的人家一脸。所以每次吃饭必先说好,来了再点菜,以免全部被你的雨点淹没。

走过去,刚坐下来。“大师,还记得我吗?”女孩发话了。

“你是…………?”拍着脑袋,熟悉啊,但是不记得。看看面相。眉毛被修过,鼻子有断隔,脾气倔强,耳朵与眉齐不错的相格,可惜耳薄,无福缘,脸上虽然有化淡妆,但父母宫依稀看的出来亲缘尚浅啊。

眼睛不大但是很有神,但是脸部的巽位,坤位,以及印堂附近,有暗青色之气游走的,不用说也知道此女目前正是秽气缠身。

小健用手捣一捣我,“你这记性,上次你还抓着人家手不放呢,这么快就忘记了?”

“我抓着不放的可多了。”

女孩一边捂着嘴笑,“真不记得了?”

“记得,林什么来着。给你看过。”

“恩!是的呢。林雅桐!”

“哦!对,是这名字。”

怎么能不记得,就是小健对人家有意思的那个,还让我给人家看手相,啥都不用看,就知道他们没戏。心中暗想,请我吃这饭,就是为了上次小健说他们家有问题的事来的。

看她现在这气色,没问题才怪,当初说的时候还不信,现在出问题相信我了,就没那么容易啦。我先看看她们玩的什么把戏,装不知道就好。

“来!来!来!先吃,先吃,边吃边说!”上菜了,小健忙不及的开始献殷勤。

“是这样。这位美女最近遇到了比较奇怪的事情,想跟你分享一下。”小健一边咬着排骨一边说。

啥分享啊,不就是找我帮忙嘛,还分享!切!

“恩,洗耳恭听。”怎么说,也要表现的绅士一点,虽然原本就不绅士。

“还是请这位‘林雅桐’小姐亲自发言。”小健终于啃完了他的排骨。

“叫我小桐就好了。”林雅桐开始说话了。“大师,上次你不是给我看了,说我家有问题嘛?”

“哦?有吗?好像是吧!”上次不信,现在来问我,当然没好语气对你,不管你是不是美女。

“上次大师有说,怪我当时没在意,最近发生了很多事情,回头想想,大师说的很对,所以这次特意约大师出来,就是想请大师指点指点。”小桐接着说。

看来是意识到自己错了,既然都这么说了,就给点面子呗,我这人就是心软。

“恩,那说说吧。”

*****************************************************

“这要从我家之前说起。”

“慢慢说,不急。”我喝了口茶,听这开头,估计一两句话是说不完了。

小桐开始讲了。“以前呢,我们家是我二叔和我奶奶住的,二叔开始是出车祸,后来得病去世了。房子也就空下来,奶奶没人照顾。我们就全家搬过去住,爸爸长年在外出差,回家也很少,所以就说和奶奶一起住多个人,也热闹点。”
“搬过去之后起初没什么问题,后来越来越不顺,爸爸跑车总出事,家里又连着破财。就在大半年前,妈妈腿摔断了,在家静养了很久。前些日子,奶奶也去世了。”

“老人家,年纪大了,身体不好是这样的,也不用太伤心。”我安慰到。

“如果真是身体不好就算了,可是我天天和奶奶在一起,一点没看出来她哪里不好,声音比我还大,也能吃,咋……咋突然就走了。我就觉得奇怪,想起来大师那天说的,我怕我妈还会出什么事情。所以很担心。”小桐说的很真切。

“咋听的有点恐怖。”小健在一旁插话。

“恐怖那你别听啊。”我说。“上次,看你的气色就知道有问题,今天再看到你,就更明显了,你的面部一直呈现暗青色气色游离。就是有凶的朕兆。

“哪里有,我怎么没看到,这脸挺白的。”小健盯着人家看。

“你能看的出来,还要我干什么。你再离近点,把人家的秽气都吸走,那最好了。”

“还能吸走?”小健赶快坐了回去,这怕死的家伙。

我接着说。“这个事情要去看一看的。问题比较的复杂,如果说你住这个房子只是风水上有问题,理论上是不会牵连那么多人。但是现在照你的说法,住在你家的人都出问题,包括你的二叔,妈妈,爸爸,奶奶,对了你二叔没结婚吗?”

“结婚了,老婆也早去世了。”

“也是在这房子?”

“是的,在这房子结婚的嘛。”

“那就是只要住这个房子的人都出事,不对,还有你没有出事。”

小桐听了我的分析开始有些紧张了,本来看起来不太相关的事情,都联系到一起,就发现,确实是住在房子里的人都发生了意外,“那我会不会有事?”小桐问。

“我算算。”

“需要八字吗?”小桐问我。

“不需要,说个数吧。”我随口道。

“5”

“…………”掌推起卦,手起梅花。凶卦。宅不安,有煞气,而且问题很严重。

“没什么大问题,自己注意点就好。”不敢把实话告诉小桐,说出来了,只会让他不安和担心。

“那就好,吓死我了。不过我总感觉要出事情。大师,什么时候去我家帮我看看吧。”看着小桐有点庆幸和不安的表情,我知道,她现在住的地方绝对不同寻常。

我沉默了一下没有说话,我是在思考,要不要答应她。理论上,像这种的情况,不管是吉是凶,我们都不该多管闲事,人世间的事情都是有着因果定数,有因也必有果,你看着乞丐讨饭可怜,你就不要忘记他可能是游手好闲,赌光输光,不想工作才会如此。你看到这个人被枪毙了很可怜,你要知道,他一定是做了很多的坏事,应有此果。所以很多的事情,我们不能只看一面。

“想什么呢?这么好玩的事情,绝对给你的风水职业生涯增添光彩啊。”小健又来一句。

“好玩?要不你去玩玩?”

“你去我就去,这有好怕的,大师你不是怕吧?”

“别用激将法,没用的。不过可以去看看,但是我只是答应去看看。至于到底什么问题这个不保证的。”我对小桐说。

“恩,没问题。还怕你不愿意呢。愿意去就成。这顿我请。”小桐也很爽快。

“你最近不是破财吗?还有钱请吗?省点呗。”我对小桐说“让周建买单。”

“这也知道,真神了哦,大师。”

“我来买,我请客!”小健在这种有美女的情况下,必须大方。

“那什么时候啊?”小桐问我。

我说。“先把我手头事情处理好,周五吧。”

“好,就这么定啦。”小桐笑起来还满好看的。可惜暗青之气依然游走在面部。

******************************************************

知道周五肯定是睡不好觉了。起了个早,带上装备,先到小健家,再一起去小桐家。两家相隔有一定的距离。

“你搞什么?走秀还是相亲?”我看着小健这打扮,不忍笑起来。

“随便穿穿,怎么了。”小健有点不好意思。

“你穿的跟刘德华似的也没用,八字不配啊。穿成这样不如请我吃个饭,给你用点小法调整调整来的实在。”我调侃他。

“真的!什么时候?什么时候?”顿时小健的眼睛里射出两道希望之光。

“好了,办正事,拿着包,拎包这事情就交给你了。”说着,包就到了小健手里。

“乐意效劳!”

“快到了,就在那。”

朝着小健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哪里?”还是没发现。

“在那个房子后面。”

看来应该是个老小区,有点像以前的单位分房,这个房子从外部看,风水的地理位置就非常的不好,首先要横穿过了一个大马路,从这条马路过来要穿过一个地下隧道,出了地下隧道上了马路才能到对面小区。

而且还不是现在那种大型的小区,是那种老的工厂分房式的建筑,进去又要转几个弯。看到一个大的铁门,这应该是小区大门了。继续往里走,在左手边有条深深的小巷子,最里面那个单元,就是小桐的家。

要不是小桐带我们进来,还真很难找到,因为楼房墙壁上粉刷的字迹都已经不清楚了,无法分辨到底哪个楼是几栋几单元。

“这巷子够深的。”小健说。

一行人来到单元的楼下,“几楼?”我问。

“就一楼,老人家住的房子不喜欢跑上跑下,所以当时就要的一楼。”小桐看着我。

“先不进去,我看看。”

一路走过来我都在看,首先住宅旁边有这种暗的地下隧道就是非常不好的,很多灵异的事件,包括一些奇怪的事情都是发生在这种很长的一个隧道里。因为那里长年不见阳光,阴气也很容易聚集。时间久了就会形成一种无形的煞气,能量低的,磁场差的人,从里面开车经过是很容易在这里面出事的。

在离小桐家不远的地方,就有一个大医院。住在医院的旁边,也是风水不佳的。医院污垢的东西是非常的多,想想半夜经常都能听到120抢救车呼啸而过的声音,哪里可以睡的安稳,那种声音在风水上称为“声煞”。特别是医院那种声音,里面夹杂着患者痛苦和悲哀的磁场,这全部都是负磁场。所以经常开玩笑说,120的声音是“哎哟……哎哟……哎哟……”这样的,就像病人的呻吟。

又是经过这种扭曲的小巷和路段,这个房子光看外部的地理位置,就有非常大的问题。虽然是快接近中午11点了,小区里面依然没有感觉到热。

站在门口,拿出罗盘,立极,下盘,断外六事。

“奇怪了,这指针咋不停晃悠啊!”小健在一旁也看出来了。

“是的,罗盘,打不上。”我心中明白,像这种指针摇摆不定,就是有不良磁场存在的信息。小桐在一旁也很紧张。

“是不是罗盘坏了?”小健说。

也为了验证我的推断,我拿出另一个罗盘。专业的风水师在看宅的时候,最少是要准备2个罗盘,以备在出现问题的情况下,用另一个核对。

罗盘拿在手里,架在胸前,静立。不行,指针还是不停的在动,仿佛有种不安的力量在牵动着他。

“这房子有问题!罗盘定不了。很可能有脏东西。!”我对他们两个小声说到。

“不会吧!这大白天的!”小健瞪着眼睛。

“师傅这……”小桐吓的不敢说话。

“别急,我再试试,帮我拿着罗盘。”我把罗盘递给小健。“可抓稳了。”

静立,闭眼,结八卦印,持咒。几分钟后,对小健说:“罗盘给我!”

双手拿住,口中继续持咒,调动自身磁场,导气到手。这样,自身的磁场用结印和咒语先稳定不受干扰,再利用道家周天气,导到手掌,让罗盘引接我气场,和自身一体。这样就不容易受外来磁场侵扰。

再看指针。恢复正常。

“不动了,还真灵哦”小健叫出来。

小桐长叹一口气。

我看着罗盘的显示,庚山甲向,坐西南向东北,247.6---262.4度。再看分金压卦。

“你这房子真是凶宅,不用看了,能搬赶快搬吧。”我对小桐说。

“不会吧,师傅,现在搬不了,只能住这,这怎么是凶宅啊?”小桐的额头渗出了汗,不知道是急的,还是吓的。

“你这房子,典型的压在鬼门线上。而且这次我用124分金压卦,显示这房子是大凶。我们就别进去了。刚刚指针都打不准,就是这个磁场太强的原因。”

小健在一旁此时已经傻了眼。小桐也吓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大师,要救救我啊,这你都不敢进去,晚上我还怎么住啊。”

“是……是啊,有那么严重吗?”小健结巴了,“要不进去看看再说?”

“都是朋友我不会骗你,从整体的格局构架,和房子坐落的风水立极上,包括这个房子已经是成年旧房了,里面有些不干净的东西也不奇怪,但是这个位置上,就不是不干净的问题了,是有很大的煞气,就算进去了,结果还是一样。还不如不进去。抓紧搬吧。”

这样的房子,其实最好的处理方法就是马上搬家,虽然不能确保是不是有东西跟着他们,但是马上离开这个凶地,是目前最好的选择。

听了我这话,两个人都呆住了。我收起罗盘要走,小桐一把拉住我的手,“师傅,你别走啊,我怕!求求你帮我进去看看吧……。!”

这一拉,我还怎么能走的了。这真是进去也不是,不进去也不是。“哎呀,大白天的怕什么,说不定进去就没事了,都来了,就帮帮她吧。”小健在一旁打圆场。

“好吧,那我再看看”没办法,就是心软,修佛久了慈悲之心已经落在心底。

只好再拿出罗盘,查看清楚方能进去。

看看时间,11:05分,迅速掌中以时间和罗盘上分金数起卦。

得卦后,我转头对小桐说。

“你妈妈在家啊?”

“没有啊,今天她出去了,我才叫你来的。房子里没人。”小桐说。

我一把拉住准备往里走的小健。

“别进去,卦上显示房子里还有个人…………”

敬请期待 第六章 凶宅之谜

上一条:第六章 凶宅之谜

下一条:第四章 另一秘法